2015年2月23日 星期一

我得了 Bell's Palsy 顏面神經麻痺

2/8 有時覺得左眼眼皮沒事會跳一跳,好像有比較緊的感覺。後來我發現我可以閉右眼張左眼,卻不能閉左眼張右眼,左眼不能單獨閉上。我並沒有太在意,因為老公從來也不能兩眼換來換去張張合合,我想可能是我年紀大一點,眼皮比較沒有那麼靈敏了。同時,感覺舌尖有一點點麻麻,我還在想,是不是吃什麼的時候燙到了。基本上,並沒有覺得身體有任何的不妥,不過,我有提醒自己第二天起床時看看眼睛有沒有靈敏一點。

2/9 左邊眼睛還是不太能關,而且刷牙洗臉的時候發現我的臉好像也怪怪的。把嘴巴打開,發現只開得了右邊,左邊是垂的,也就是歪嘴的意思。我趕快跟老公說我需要去看醫生,可是也不知道要看那種醫生。家庭醫生還沒開門,也不確定能不能掛到號,就算掛到了,也不知道他會不會看這種病。後來,我們決定去Urgent Care。把小孩送去學校,老公帶我去Mountain View 的 Palo Alto Medical Foundation Urgent Care Center。在此同時,我也發了個email 給教會的朋友們請他們為我禱告:

Dear all:

我昨天覺得左邊的眼睛閉不太起來,後來今天發現左邊整個臉都不太對,講話的時候左邊嘴巴也張不太開,我等一下要去urgent care,  please pray for me. Thank you!

在路上,我心裡還蠻平靜的,一直想到2/8主日牧師所講到關於約伯的事。(主日講道錄影: http://hoc5.org/Calendar/sermon/news_item.asp?NewsID=719 )所有發生在我們身上的事,都是神所允許的,神也不會讓我們受到我們擔不起的事。我們要靠主喜樂得勝,使神得榮耀,讓撒旦蒙羞。約伯全身從頭到腳都長瘡,我這一點點事跟他比起來也就算不了什麼了。我爺爺奶奶都中風過,後來也沒辦法完全恢復,我想清楚了,就算以後我沒辦法完全恢復,我也ok.神在我身上有最好的安排。我們在車上作了個禱告就進去了。

負責掛號的小姐問我來看病的原因,我一跟她講,她就說馬上讓我見護士。果然,單子一填好,椅子上一堆比我早來的人還在等,我立刻就被叫進去了。護士讓我作了幾個臉部動作,讓我左右手用力握她,然後幫我量了血壓,高壓到154,是我從來沒看過的高。老公在外面等,護士把他叫進來,然後我就被帶進一間房間等醫生。

醫生很快來,看了臉部一些狀況後,也是叫我兩手用力握他,然後閉起眼睛兩腿分別作金雞獨立的動作。他說我兩手兩腿都有力,是個 'Strong girl", 應該不是中風,而是Bell's Palsy, 顏面神經麻痺。病因不詳,但知道是病毒侵入臉部的神經系統引起的,他會開給我類固醇。通常一段時間後,應該就會自己恢復。至於高血壓,他認為是對這個事件以及到醫院整個心情受影響的反應,應該會恢復正常。不過他也強調,如果回家後真的有中風症狀,要直接去醫院急診,不要到Urgent Care.

回家後,我再發了個email 向為我禱告的朋友們報告最新情況:

Hello, I'm back!

The urgent care was so efficient, and the physician suspected that I have "Bells Palsy", so he gave me the medication for 4 days. It's usually caused by virus, The difference between Bells Palsy and stroke is that Bells Palsy only affects face, but stroke affects one side of the body including hands and legs. The only thing is that my blood pressure went up to 150+ which I never experienced before, so we'll keep an eye on it.

Thanks for the prayers! Please continue to pray for my fully recovery.

收到很多朋友的email 問候,所以晚上寫清楚一點:

Thanks everyone for your warm get-well wishes and your prayers. I am unable to reply each email individually, but I receive your love and support individually and as a whole in Christ.

I got the medication this afternoon, but since the prescription is steroids, I wasn't able to take it till tomorrow morning; otherwise, it will keep me awake for the night. Hopefully, after I take it tomorrow morning, it will be effective.

Basically, I am functioning well as usual except for meal time.我現在需要準確小口的把食物放到嘴巴中間,喝湯也不能把碗端起來直接喝,要用湯匙小口送到嘴裡,因為左邊的舌頭和嘴不太協調,沒搞好會漏。我現在大笑也要遮住嘴巴,因為歪一邊太醜。我跟Stephen說,我再這樣訓練幾天,等我完全康復,我就可以當“淑女 (lady)", 小口吃飯,輕輕微笑。

我爸媽星期一要來,希望那時候就快好了,因為我也不敢讓他們知道,免得他們在家擔心。感謝主,我有一群主裡的親人,在我不敢跟真正家人講的時候,可以關心我,為我代禱。

嘻嘻從昨天開始發燒,今天還是,剛好我今天請假可以照顧他。希望他明天能好起來,也請大家在紀念我的時候順便紀念他。

祝大家身體健康!

一天的血壓都在140-150上下,老公買了個血壓器,讓我好好量量。從第二天起,我的血壓就下來了,120-80 。嘻嘻的發燒也好了。我不想先讓爸媽知道,因為如果我只是打個電話跟他們說我一邊眼睛閉不起來嘴巴又張不開,那不嚇死人。還不如等他們星期一到了,親眼看看我除了臉有點怪,其他正常,會放心得多。所以,我也沒跟妹妹說,免得她們還要幫我保守秘密,太累了。

下午Nadia介紹我去看劉正華中醫,他說這是風寒(前兩天風大雨大,打了傘還是淋到一點雨)加上stress,然後病毒侵入引起的。他幫我針灸,並開了中藥給我吃,從那天以後直到今天,除了大年初一診所不開門,我每天都去針灸以及吃藥。

說到Stress, 他說這不一定是顯而易見的壓力,或許這已經變成生活形態的一部分,所以自己不感覺是壓力,可是身體已經感覺到。比如說,我習慣準時,這是從小到大養成的習慣,我去這去那,會先把時間算好,捏得緊緊,可是有時交通狀況或其他事不在掌控之中,就會造成緊張。每個人緊張的原因不同,不過我已經針對我的部分做出調整,盡量多給自己10分鐘的緩衝期。像我從公司到中醫診所30分鐘足夠,換作以前,我一定只給自己30分鐘,不過我現在都給自己40分鐘,早到了就休息一下。我知道明天看完醫生會來得及接嘻嘻,但還是跟嘻嘻講,我如果還沒到,就等幾分鐘我就會到了,這樣讓我就算有事晚了,也不需要緊張。這兩個禮拜來,這個10分鐘小小的改變連我自己都覺得生活步調慢下來,從容多了,不再仗著自己還年輕(?)健康衝衝衝。另外,我在睡眠時間上也有改變,我盡量要求自己10點以前上床,大部分日子都能做到。做不到的時候,也ok, 不用緊張。我這個只是臉部半邊麻痺,對生活說實在的沒什麼影響,我也還是照樣去上班去教會去買菜,就算一直都沒好,也不是什麼了不起的事。
其實很多人應該壓力比我大得多,也比我忙得多,希望我生這個病能讓大家得到提醒,慢慢的改變自己的生活方式和習慣,不要等到某一天忽然得到什麼病了才忽然醒悟。如果只是得和我一樣的病也還好,不要真的中風或是心臟病,或是更嚴重的就不好了。感謝主,藉著這個病對我的提醒,把生活方式改好了,一生受用無窮。

除了針灸和吃藥外,我自己也作熱敷和臉部運動。作臉部運動比較困難的地方是我自己感覺不到肌肉到底有沒有作用。比如說閉眼,兩個眼睛一起閉了,我沒有辦法感覺到左眼到底閉了多少,還剩多少沒閉,所以每次醫生說用力閉眼,我覺得很用力閉了,結果只是用力閉了右眼,左眼只閉了一半。後來我想到一個方法,就是用大腦控制,雖然我感覺不到,但是用意志力盡量閉,這對閉眼睛頗有用。另外,我看不到自己閉了多少,只能聽別人說,所以我常常把自己用力閉眼睛的過程照下來,發現每天不斷在進步,就更積極的練習。

一開始我左邊眉毛額頭也不會動,不能抬高,問題是我用力抬時,多半也是抬右邊的眉毛,因為我感覺不到左邊的。我的方法是把手放在左額,就知道它動了沒,然後也是有點用大腦控制,現在也比較會動了。

現在我開始練鼻子,另外嘴巴也還沒好,等我有點成效時再來update我的方法,現在還在摸索中。

我幾乎每天都有照好幾張相,一張沒表情,一張微笑,講A,E,I,O,U 各一張,一張抬眉,一張閉眼。等我好了再來把每天的相片做成快速電影,一定很有趣。左邊是今天的相片,只要我裝淑女,細細講話,小小微笑,其實是看不太出來有什麼不正常的。問題是,套句醫生的話:“妳又特別愛笑”, 所以,藏不住啊!

2/27: 從前兩天開始, 我的眼睛能閉起來了,從昨天開始,左邊嘴巴可以多露出兩顆牙齒的小半部了。感覺到上額頭緊緊的,醫生說是好事。練鼻子就是練習擤鼻子,用力的擤; 練嘴巴就是在呲牙時手用力按摩左臉頰。我每天上床後睡覺前就作一遍這些按摩和復建的動作。

沒有留言: